主页 > 奇·趣事蚂蚁花呗如何提现
2018-10-08 01:45

蚂蚁花呗如何提现:监控死角发现30万现金停车管理员拾金不昧

蚂蚁花呗如何提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拼多多,多拼也没有方向

拼多多,多拼也没有方向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徐驭尧(ID:fduxyy)。

下午,在拼多多招聘宣讲会地横幅下,一个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激动地说:“这个就是假货的企业,还要来招人?我家里人要用拼多多买东西,我只让他们买卫生纸,因为我只放心买这个。”

这就是中国市值第七(依据宣讲会的讲法)的互联网企业在普通人心理最真实的印象。

约莫三个小时后,在楼上举办的招聘宣讲会上,拼多多CTO陈磊多方面阐述了拼多多的理念——和普通人脑海中的拼多多不同,他口中的拼多多是一家专注成长、专注给用户带来“实惠”的互联网企业。

哪个才是真的拼多多?

我问陈磊,你们准备如何扭转公众形象?他说,只要做产品,时间会证明一切。时间,好像是拼多多证明所有质疑和问题的利器——这家企业用三年时间证明了2621亿的GMV(宣讲会数据),证明了自己的赶超传奇。但对GMV趋之若鹜背后,拼多多似乎没有更长远的目标。当宣讲会现场听众多次询问拼多多下一步的发展战略时,工作人员回应以“专注当下业务成长,成为行业头部”回应。

至于更遥远的未来,拼多多似乎是缺乏发展愿景,亦或者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一路狂奔:目标是电商的“第一名”

从小到大我都是学校的第一名,目标导向太明确,在追求第一上,在努力做一个好学生上浪费了过多的时间。——黄峥

在拼多多的商业史里,“追赶”一直是绕不开的关键词。拼多多的商业史传奇,在于它用三年时间就实现了GMV的高速增长,一路狂飙之下,连行业第二的京东都被甩在身后。现在,他追赶的目标只有一个——电商老大哥阿里巴巴。

在招聘会上,拼多多的工作人员也一直自豪于自己的追赶传奇——同行花了很多年,我们只花了一两年。

而拼多多的野心不止于此,他们想要“电商第一”。拼多多CTO陈磊在招聘会上对在座的应聘者坦言:“我们现在愿景是在现在的营业额的基础上再翻两倍、三倍,接近行业头部的企业,成为行业的第二名,甚至第一名。”

除了对于GMV排名锱铢必较,对于下载量排名,拼多多也想做到第一。招聘会上,拼多多自豪地展示着自己下载量的逐步攀升——在一些时候,它排到了app store购物类第一,甚至是总榜第一。

但时间有些尴尬,这个下载量排行下标注的时间是2018年7月——那正是拼多多因为上市和假货问题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关键时间节点。对于这个三年实现赶超的传奇电商,大家充满了好奇和疑惑,这也是这段时间拼多多下载量激增的重要原因。

它用自己的赶超和成功,俘获了“五环内人群”的关注,但这也带来了更多的争议和不解。用黄峥的话说,拼多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五环里的人看不懂”(原文,其实我也没大看懂)。“假货”,或者用黄峥的话说,“白牌”(山寨)商品是拼多多被吐槽最多的地方。关于这些商品已经被讨论得太多太多。(我之前写过的一个《在拼多多上,我花199和499买了gopro和mac,它们会炸成一朵华丽的烟花吗?》)这些问题被外界视之为拼多多成功的“法门”,而黄峥觉得只是赶超过程中的“措施不到位”。

“假货”对拼多多来说意味着争议,意味着社会的刻板印象——但拼多多不在乎,正如陈磊说的“(假货新闻出来后)我们数据没有变化,消费者买东西,他们也不傻。”虽然拼多多在机制上有纵容假货的嫌疑,但假货确实不是拼多多崛起最核心的因素。

拼多多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商业集团,他们善于学习模仿,更擅长弯道超车。HR在招聘上这样形容在“拼多多”工作的体验,“用几年时间,去面对业界成长十几年的企业,去和淘宝正面竞争,这种机会是很难得的”。

而这也恰巧道出了拼多多发展模式的最大问题,他可以模仿和追赶,但是之后它究竟要做什么呢?

搭便车的经营学:受益于商业基础设施的建设

感谢阿里在前面十年给中国电商行业的极大贡献,快递、支付、电商的基础设施我们都得益于阿里。——黄峥

在招聘会上,陈磊讲了句大实话:“拼多多兴起的背景就是支付渠道的完善和物流的下沉。快递不进来,我买不了东西;现在好了,我有手机微信支付,快递也进来了。”

对拼多多来说,支付和物流都是现成的,这是它最重要的后发优势。

2003年,淘宝初创,中国电子商务的基础设施可谓“一穷二白”。当年10月,“支付宝”上线,开启了网络支付的大门,也成为支付渠道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后来被誉为“新时期四大发明”的中国互联网创新,此时它的形态还非常的简陋。但这并不妨碍它日后的成长为中国电子商务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

而另一个被淘宝等电子商务先行者盘活的产业是物流。2017年,马云如此描述电商和物流行业的关系:“15年前,中国每年的包裹数量才过1亿个。今天,中国每年有超过300亿个包裹。”物流行业的发展和物流网络(特别是乡村物流网络)的完善,一方面是中国低廉人力成本的红利,另一方面则是前辈电商在利益驱动下布点建设的成果。

拼多多是那个“摘桃子”的人。从这个角度讲,在阿里巴巴等商业基础设施上成长起来的最大赢家,就是今天的拼多多。

拼多多没有愿景:线上“村头杂货铺”

大部分知识是没有用的,遇到问题再解决问题。段永平教我的,要胸无大志,你做好当前就好了。我也不会去规划五年、十年。——黄峥

坐在我前面的一个姑娘这样问陈磊:我是一个金融的学生,拼多多日后会进军金融行业吗?例如做自己的蚂蚁金服?

陈磊明显对这个宏大远景不太感兴趣,他表示拼多多会专注于自己的电商业务。他并奉劝这个姑娘,在拼多多,首先是能干好自己分内的工作,才意味着能做更多的事情。

这似乎是诠释了拼多多“本分”的企业价值。在这场招聘会里,“本分”这种互联网公司里很少涉及的词被多次提及,甚至被认为是员工重要的价值观。

这种充满乡土色彩的价值观,也隐隐表达了拼多多对自身品牌的定位——五环外的中国人。正如拼多多在各种场合反复重申的一样,拼多多的用户才代表了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拼多多的需求才代表了人们最基本的购物需求。而那正是广阔的乡土中国,是三四五六七八线城市居民以及数不清的农民兄弟。

但我们忍不住想问:这不是意味着拼多多就是线上“村头杂货铺”?

不做物流、不做金融、专注销售,这和我们老家村口老王杂货铺的经营理念颇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连卖的东西都差不太多。如果拼多多果真是一场对乡村电商消费的革命,那他也着实是一个大号的网络杂货铺。

现场多个应聘者都试图追问陈磊一个问题:在规模如此之大的时候,拼多多下一步想要怎么办?陈磊一直以不变应万变:专注本身的业务,先让自己的业务量多翻几倍。

“很多人觉得数量的增长需要我们做什么,但大家看校园里的树,它的生长好像不需要什么,就一直在长大。将来怎么做,我们想怎么做,大量的东西需要靠努力和实力浇灌,去优化,企业就会慢慢壮大。”陈磊在现场这样说。

然而,树木的成长需要阳光和雨露,拼多多的成长也是如此。不做电商、不做支付,黄峥将其原因概括为充分信任他人,因此不需要自己做。这样看来,黄峥最相信的,大概就是他的头号对手——淘宝。

教父段永平教给了黄峥“胸无大志”,让这个浙大名校毕业生、80后首富从价值观、企业观上,越发像个村口杂货铺的老汉——别的不管,我就要做村里最大的杂货铺。

在拼多多的宣讲里,有一个口号是“让最广大的中国用户享受到电商的红利”。但实际情况可能与此相距甚远——拼多多是踏在前人的肩膀上在推进这个任务,这个任务也绝不是非拼多多不可。但拼多多的拼团机制、拼多多的游戏模式,让更多人在享受电商红利的第一时间,就被便宜、廉价彻底定义,丧失了利用电商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彻底陷入了“低质量消费的陷阱”而不能自拔。

拼多多没有愿景,拼多多的愿景就是占便宜。它占着前人商业基础设施的便宜,利用人们占便宜的心理,一路把中国的商业文明往村口杂货铺的水平和方向上带着。打着“广阔农村大有可为”的幌子,为中国无数企业画下了一个农村市场的大饼,让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讨论消费降级、一个赛一个地追求渠道下沉。

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内,专注于落后地区和农村市场的产品都会被成为“xx拼多多”。在这个意义上,拼多多也算是缔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商业基础设施——“比low故事模式”。在这个赛道里,大家争相迎合、讨好、利用、压榨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需求和消费力,并将之包装成一种看似领先的商业模式。

拼多多没有方向,只有拼命和模仿。如果说有,就是用一个名为“廉价”的圈子为广大国人画地为牢。利用先进的商业基础设施,它重新把假货、占便宜堂而皇之地重新输入中国正在缓慢进步的商业文明里,还给它披上了一层“真实中国”的幌子。

这是一个高度短期理性的选择,但长期来看,这样的“拼多多”们终究都会死——广大二三四线城市和的农村的贫穷与落后终会改变,世界总归是向好的方向不断前进着。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徐驭尧(ID:fduxyy)。

蚂蚁花呗如何提现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专访冯唐丨“天赋没我高又没我努力的人,凭什么骂我”

“他们经历没我多,读书也没我多,脑子又没我聪明,为什么我要在意他们的想法?”

文4374字,阅读约需8.5分钟

▲冯唐。1971年生于北京,前妇科大夫、前麦肯锡公司全球董事合伙人、华润医疗集团创始CEO。现任中信资本资深董事总经理,业余写作。代表作包括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北京,北京》等。日前,冯唐的全新杂文集《无所畏》以及诗集《不三》出版。

约冯唐采访的当天,他身穿印有新书“无所畏”书名的黑色T恤,风风火火从工作室出来接记者。而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他同样穿着印有“春风十里不如你”的T恤,当时这部由他的小说《北京,北京》改编的网剧播放量已突破三十亿。

▲《春风十里,不如你》剧照

冯唐的“北京三部曲”先后被改编成电影、网剧,韩庚、张一山、郭麒麟都曾做过他书中的男主角“秋水”。而最近让他处在舆论漩涡中的,却是一篇杂文。2017年10月,冯唐发布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此后,“油腻中年”成为中国网络流行语,并引发一场标签式群嘲。“油腻男”迅速攻占社交媒体同时,也引发了很多反对。

更早一点,冯唐翻译的泰戈尔《飞鸟集》也曾引起过一场波澜。他将“Theworldputsoffitsmaskofvastnesstoitslover”翻译为“大千世界,在情人面前,解开裤裆”,而这句话的直译应该是“世界会在它的爱人面前卸下其莫大的遮掩”。2015年12月,浙江文艺出版社以该书“出版后引起了国内文学界和译界的极大争议”为由,宣布紧急召回《飞鸟集》。

尽管这两年来频繁用文字扔下“小石块”,冯唐在朋友圈中,一直被大家戏称为“塑料花般的好人”。他的出现永远彬彬有礼、礼貌谦逊,朋友聚餐他会一直关注谁的茶杯该加水了,在你需要餐巾纸时恰到好处地递过来一包。每次都比约定时间提前一刻钟到,午夜聚会散去,朋友告别回家,他也会按时发来信息询问,是否已经安全到家。即便是对于言辞激烈的质疑,他也以最温和、得体的方式回应。与生活中“温良恭检让”的冯唐相比,他书中的主人公却是叛逆、嚣张、混不吝的,带着一股野蛮生长的架势。

与之前的采访相比,这是最“不冯唐”的一次对话。对于长期以来打在他身上的“自恋”标签,他开始反抗,“天赋没我高又没我努力的人,凭什么骂我?”冯唐说,他的破坏性始终存在,日常的“伪装”可以让他“破坏更多”。而他打算在60岁后,彻底放下商业、社会形象,改变人设。

━━━━━

人设:等到60岁以后再释放破坏性

新京报:大家在各种场合看到你都是以特别得体的形象出现,但你内心还是有破坏性存在的?

冯唐:我是非常有破坏性的。艺术家就应该破坏,要不然怎么能产生新的东西。我写(诗)的时候,所有的意识就是放纵自己,让自己的天性能够展现,这样才能突破。要不然大家十年过后还是一样。我们从小被告知要尊重长辈,但我们的长辈不懂古文,又不懂外文。他们在一个畸形的年代中长大,那不是真,也不是善,更不是美。我们这一代人,如果没具备破坏性,是对世界的损失。

新京报:现在你的破坏性,是有意识缩紧的?

冯唐:当然(笑),现在还不能解放天性,还有商业和社会形象,等我60岁之后再释放破坏。巴金70岁后才出了《真话集》,我现在不说假话,但真话也不用说那么刻薄,我可以先偷偷记下来。

新京报:打算60岁以后改变人设了吗?

冯唐:对,在日历上标注一下。我妈是一个能在完美状态下,发现缺陷和槽点的人。我看她,觉得很悲哀。但有时候,我也从她那边汲取批判和破坏的力量。能不能更批判性地去看阳光下的暗面,这也是艺术家的责任。

新京报:很多人说你直男癌,你觉得你是吗?

冯唐:直男还没有到“癌”。直男癌跟直男的区别就是“妄自尊大”。直男是只爱女生,不爱男生。直男癌是物化女生,但我是热爱女性的,在热爱的过程中可能有一部分是物化女性,如果你把“物化”定义为“视女性为天地间美好的事物”,我觉得我是。我也欢迎女性物化男性。如果我跟你举案齐眉,相敬如宾,那人类就不能繁衍了。如果我不想把你扑倒,那怎么会有小孩呢?女生物化男生和男生物化女生没有本质区别,男色也是色。

新京报:“油腻”那篇文章中提到的标准,很多人不认可,你自己也并不能都做得到?

冯唐:那当然做不到了。但就是有这么一群人,我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错,只能把你认为成傻,期望劈你的雷在路上,我也不能祝福你嘛。油腻就是得过且过,能混就混,能占便宜就占便宜,能取捷径就取捷径。这个比你硬说自己是恶霸,你搞我呀,更恶劣。后来我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被这个思索侵犯到,因为他们感同身受。

━━━━━

自恋

99.9%的事不需要天赋

新京报:原本以为你挺在意外界对你的评价,现在感觉你也没那么在意?

冯唐:他们经历没我多,读书也没我多,脑子又没我聪明,为什么我要在意他们的想法?

新京报:大家觉得你是全方位的自恋。

冯唐:如果你读书比我多,经历比我多,脑子比我聪明,写得比我多,文字比我好,那你过来干我吧。其实中国很大的问题,并不是没给大家机会,而是太多的人认为自己是块料,实际上并不是块料。过去这40年的野蛮增长,所有人认为自己是“下岗女工不流泪,挺身走进夜总会”,就可以变成一代名媛。在快速增长阶段是正常的,野蛮生长就是浑水摸鱼的时代。我觉得今年是个分水岭,有太多所谓的大佬退位,是因为他们本身就不该在这个位置上,你受不住的。

新京报:所以你觉得,你的天赋胜过了你的勤奋?

冯唐:当然。

新京报:但小时候大家接受的教育都是勤能补拙。

冯唐:小时候的教育都是错的,还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呢。勤能补拙是安慰普通人,这个社会上大多数都是普通人。我可以负责地跟你说,像郭敬明、韩寒,再过十年,有人看才是奇怪。但我还会看《围城》,还会看阿城。这个世界是非常残酷的,一时就是一时,一世就是一世,百世就是百世,泾渭分明,这跟创作者自己的预想没有关系。

新京报:那你呢?

冯唐:我已经有流量20年了,我自己有标准,只不过有些人认识不到。

新京报:你让那些天生没天赋的人如何受得了?

冯唐:他可以干一些不需要天赋做的事,这世界上99.9%的事是不需要天赋的。如果他就喜欢写字,自己能写得很嗨,就当做自娱自乐呗。但你为什么一定要达到《红楼梦》的水平?最关键的是,当你达不到《红楼梦》水平的时候,别去骂它。如果你不认那就让时间去考验,在一个信息透明的时代,是不可能埋没任何一个天才的。比如喜欢打篮球,自己周末就在小区里头打,赢两分就已经足够了。你不要想着喜欢打篮球,但我为什么进不了国家队?这是再勤奋也没用的。

新京报:那你的压力是什么?害怕有一天自己的天赋突然没有了?

冯唐:不会。我的压力在于,老天给了我天赋,会不会在其他地方给我个雷。

新京报:你“气人”的地方也不仅是书销量好,自己还有其他领域的工作。别的作家可能全身心投入在写作,你感觉是在做兼职。

冯唐:写作本来就不应该是一辈子唯一做的一件事,它并不是你获得对世界理解最开始的渠道。有很多把写作当成职业的作家,所以他们写不出来。钱钟书是学者,是教授。王朔是个社会人,他们的主业都不是作家。李白专业是诗人吗?他是一个剑客,杜甫是个小地主。你凭什么认为坐在家里,就能接触到世界最多的见识?美国很多作家要不然是教师,要不然是养路工人,要不然是政府官员,这才对,你要去接触社会,除非你是天才诗人,但是天才诗人在40岁之前要是不挂,就不算天才。你整天就坐着听那些八卦,看作协报道,就能写出好东西了?人形成写作风格、语言习惯是在30岁前,所以作家展现更多的是你怎么认识这个世界。你不下苦功怎么能认识这个世界呢?我下的工夫不是这些觉得不公平的人,能承受的。

新京报:讲讲你私下都用了什么工夫?

冯唐:我一年一半的中饭是在飞机上吃的,我没周末。我基本能支配的空余时间都用来看书。我的巨大资源,来自于我吃过25年的苦。我学过八年医,又在大企业做过五年,就是严格地做学徒。

━━━━━

娱乐圈

在这个圈子“体会无常”

新京报:随着作品影视化,你现在也算是半个明星了,有乐趣吗?

冯唐:也没算进入娱乐圈。比较大的乐趣就是接触到我原来没接触过的世界。这个世界不一样的是,尽管你长得好看,你也没有那么好看,尽管你年轻,你也没有那么年轻,有名气的剪彩随便一剪100万,没名的只能在旁边吃盒饭。而且那些人跟你一样年轻,甚至比你更年轻,跟你一样美丽,甚至更美丽。虽然世界总体是公平的,但是在局部是不公平的。为什么一个长得像洗头小弟的人成了小鲜肉,为什么会有千万双手在他面前挥舞?在我认知的世界里是基本公平的,但在这个世界里不公平,都是时势造英雄。简单说可以在这个圈子“体会无常”,体会他们在想什么,他们在莫名其妙的荣誉和利益下有什么样的恐慌?是如何故作镇静再往前走。

新京报:跟你日常工作收入比,影视方面的收入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吗?

冯唐:不是,影视是大头。本职工作如果从时间和回报来讲是不值得的。我现在莫名其妙是明星价位,到明星价位之后钱很好赚。但现在多数时间我还花在本职工作上。

新京报:影视这方面的小光环有给你在本职工作上带来一些便利吗?

冯唐:至少会有基本的信任度。

━━━━━

爱情

爱情极其绚烂,却不恒久

新京报:你的新书《无所畏》中很多话题也是针对女性和爱情的,在你看来爱情是什么?

冯唐:我觉得爱情就是迷惑,是一时或者一段时间的困惑。但是女生基本不同意这个观点,觉得你爱了就应该是一生的承诺。比如你现在身体是正常的,之后要是两眼失明,腿脚不能动,谁说这个约定就能持续到最后?久病床前无孝子,这是人性。如果我是女生,宁可说,我不行了,希望他早点滚,让我能保持一点最后的尊严。所以这些所谓的契约,希望能够用有常抵抗无常,本身就是很徒劳的。

新京报:我为什么一定要生病、失明,我就不能不生病吗?

冯唐:这不可能的嘛(笑),想得太好了。

新京报:你曾接受过一个采访,问你过去特别笃定,现在特别怀疑的一件事是什么,你说是爱情。现在问你还是这个回答吗?

冯唐:我现在越来越笃定,婚姻是反人性的,是为了维护人类社会一些经济法律责任的一种制度。爱情跟婚姻相反,它是人性极其绚烂,极其闪烁的部分,但它只是一段时间,不可能一直持续,否则人就烧没了。而且爱情本身带有很多的盲目性,只是在合适的时间遇上了。

  

新京报:那“承诺”这个词儿是怎么来的呢?

冯唐:我能被迷惑一段,但是过了之后要靠开心,大家能不能三观一致来维系,这些是很重要的。比如说咱俩整天吵,那就不过呗。成年人很难改变成年人的,你只能选择。爱情当然对抗不了时间,时间里边是没有爱情的。爱情是人性的一种迷惑,我不认为它是恒久的。

新京报:那你为什么要结婚呢?

冯唐:人有时候需要妥协。婚姻是看,你愿不愿意进入一个大家认同的规范之中。

新京报首席记者刘玮 摄影延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