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诚信花呗套现
2018-10-08 01:45

诚信花呗套现:华润昆仑域11项整改业主拒绝接受直指项目存四大问题

诚信花呗套现 —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唯有改革创新,融合才能走得更远

 

  媒体融合方兴未艾、成效显著,改革创新的进程再一次走到了关键当口。越是攻坚之时,越需要凝聚力量。为推动新媒体健康有序前行,日前在山东济南举行的首届中国新媒体发展年会上,来自传统媒体的新媒体机构代表、政府新媒体机构代表、企业新媒体机构代表、知名自媒体人以及行业专家学者等汇聚一堂,一同把脉时代方向,共话新媒体事业发展,围绕“新时代、新媒体、新发展”的主题,就媒体融合、新媒体发展等热点话题展开思想碰撞。

  互联互通互动是不二选择

  海纳百川,有“融”乃大。当前,在全国媒体融合发展潮流推动下,主流传统媒体发展新媒体取得巨大成效,正在由“相加”向“相融”迈进。与此同时,商业新媒体、政务新媒体也发展迅速,对我国传播格局和舆论生态产生了巨大影响。而无论媒体融合发展推进到哪个阶段,融合的深度与广度如何变化延展,在网络社会与现实社会深度互动、难分你我的环境中,各类媒体都应旗帜鲜明地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团结、凝聚亿万网民,真正肩负起新时代下新媒体的使命任务。

  为此,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原主任委员、原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强调,历史前进了,技术发展了,要拥抱新媒体、追赶新技术、打造新平台、创造新业态。传统媒体要转变为现代媒体,最大限度地把信息传给社会、传给公众、传给世界。生产至上要转变为服务至上;实体类型要转变为技术类型;单一模式要转变为复合模式,以适应全球传播大格局;封闭运行要转变为开放运行。因此,办开放、互联、互通、互动的媒体,是所有媒体的不二选择。

  在首届中国新媒体发展年会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发现,与会者已然形成了这样的共识:从“相加”到“相融”,从探索试验到千帆竞发,媒体融合是一场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重大社会变革,跨媒体融合、跨行业融合唯有改革创新、深度融合,才能推动媒体融合走得更远、走得更稳。

  对此,新华社新媒体中心党委书记、主任陈凯星表示,新媒体发展是一场全方位的革新。新闻媒体机构要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努力在守正创新上实现更大作为,努力在守正中实现新发展,在创新中实现新突破,让党的主张成为时代强音。

  中国日报新媒体中心副主任庹燕南则认为,新媒体的转型不能再单纯地讲传统传播。传统媒体要放下架子,真正做一些贴近生活的有意思的新媒体产品给读者赋能,让他们对国家产生自豪感、荣誉感,能够体会到美好生活和正能量。

  离开社会责任必定出局

  “新媒体做得好,可以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如果做得不好,也可能面临停止更新或永久关闭,因此,探讨新媒体个性化和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是个重要命题。”中国社科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楚新在以“新媒体个性化发展与社会责任”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上说道。

  从技术角度出发,新媒体产品的个性化大致有两个方面,即内容和产品体验。在凡闻科技执行总裁王平看来,新媒体的个性化要以喜闻乐见、体现家国情怀或针砭时弊的方式来体现社会责任。同时,对每篇稿件精心打上标签,鉴别新闻内容,这不但是为媒体服务,也是社会责任的体现。离开社会责任,无论什么媒体,最后肯定会出局。

  交流中,二更教育事业群总经理侍雄州强调,二更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做内容的切入点——发现身边不知道的美,为此他们做了7000余条这样的短视频,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从自媒体变成二更集团后,其更是成立了专门的公益部门,生产此类内容。由此不难看出,展现社会责任的内容传播已成为业界的普遍共识。

  要实现优质产品迭代

  融媒体下一步会走向哪里,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融媒体中心主任陆先高把未来的可能称之为融媒体的“下半场”。近年来,光明日报社的融合发展引人注目,“招办主任光明大直播”成为高校招生领域融媒体现象级产品,全国两会期间的“光明智能小明”圈粉无数……成功案例很多,但陆先高认为,这样的融媒体建设远远不够。平台、技术、渠道、产品甚至内部流程仍需探讨,更重要的是要建设起具有内趋力和成长性的机制,通过融媒体凝聚资源,拓展出更宽松的生存和发展的空间。

  这个庞大的课题如何去做?陆先高也给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通过输出优质内容,探索应用场景,强化项目运作,打造品牌活动,提供技术服务,来凝聚传播、技术、财政、宣传、市场资源,以增强引领力、创新力、服务力、影响力、成长力。”

  他表示,媒体融合中,如果能够利用各种元素把自己最大优势的领域进行聚合,同时,产生服务性,这样就会对这个领域和行业产生一定的穿透力。

  “新媒体是一个相对概念,这两年整个新媒体行业变化非常大。流量最大的500个公众号里面,传统主流媒体做的新媒体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其共同点就是产品思维。但做新媒体不仅仅是做内容,还要去做运营、做开发、做商业化,进行移动化、智能化、平台化发展。”新榜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李建伟说道。

  此外,三声联合创始人贾晓涛也提醒到,传统媒体有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读者究竟是谁,或者不知道读者的精准化需求是什么。在新媒体时代,则大致能够知道用户是什么样子、在哪里。当前,这个用户识别的颗粒度还较粗,对用户有更精准的认识和洞察后,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更增值的服务。

  进入新时代,做好新融合,媒体人任重道远。在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高级工程师苗权看来,“新媒体现在是垂直领域多元化的,涉及媒体、视频、社交,渗透到我们生活中各个方面。把文章内容写得很好或很有深度,自然会吸引很多读者。但现在来看,仅仅单一强调这种内容还是不够的,优质产品的迭代能持续提供好的产品。”苗权表示,新媒体发展,技术支撑是重要的,同时,算法将决定性能。结合人际关系、模式关系、圈层影响和社交爱好,利用大数据和社交的标签,用算法进行个性化推荐,可能会成为新的方法路径。

  视听新媒体正成一线主阵地

  技术可以说决定了新媒体的诞生,也深度影响其走向,媒体融合的顶层设计与基层实践如何打通?主流媒体深度融合的目标和路径是什么?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宋建武认为,媒体深度融合就是主流媒体的互联网化,主流媒体要掌握互联网这个舆论“战场”的主动权。

  “新媒体发展离不开技术赋能。目前,人工智能内容生成只是一个比较低阶的阶段,它解决了效率的问题。未来,人工智能在新闻分发,甚至文学性写作和更加具有情感性的内容创作方面的前景不可小觑。”中国传媒大学网络与未来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吕欣说道。

  “视听新媒体正在成为宣传思想工作的一线主阵地。”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祝燕南在解读最新的中国视听新媒体发展报告时指出,媒体发展环境将进一步优化,新技术新应用将持续催生新业态和新模式。内容产业也将进入互联网舞台中心,规范化、精品化和生态化将成为显性趋势。

  就未来发展,宋建武表示,媒体融合将按照中央提出的内容融合、渠道融合、平台融合、经营融合和管理融合5个方向发展。其中,平台融合是基础,建构一个强有力的、主流媒体自主可控的互联网平台,是主流媒体平台发展的基础条件。目前,媒体融合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部分媒体建设用户平台的意识差、办法少、顾虑多,利用新技术开发应用创新传播方式的能力不足等。宋建武建议,可建设自主可控平台,构建现代传播体系;完善政策供给;重点支持和引导主流媒体实现核心技术突破等。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诚信花呗套现 — 【企鹅—780993127】【薇辛—f17094249450】【无.需.打.开】【诚.信.第.一】【安.全.无.风.险】,花呗,京东,任性付,信用卡,等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标题:演员万科的自我修养

演员万科的自我修养

虎嗅注:万科今年秋季例会上,铺天盖地的红底白字大海报上写着:“活下去”。与喊口号同时进行的是在厦门降价甩卖、对旧业主退款百万;另一边,收购华夏幸福环北京区域的33.93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看多”环京区域。一句响亮的“活下去”,究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还是寒冬中的哀鸣?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AI财经社”(ID:aicjnews),撰文:叶航,编辑:祝同,虎嗅获授权发表。

风波、澄清、自省。

国庆节后,“宇宙最大开发商”万科再次陷入了漩涡之中。这位房地产界的老大哥在内部会议大厅里挂出红底白字的“活下去”,搅动起地产界的水塘。

外界侧目惊惶之余,万科一边在厦门打响降价第一枪,一边在环北京地区收购三十余万平方米住宅用地。这样的情景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每一次市场调整后,万科在某种程度上都会成为利益既得者,扩大市场份额。

“对于万科,一定不要看他们对外的讲话,因为万科的口径内外是有明显区别的。”一位地产分析师对AI财经社说道,他紧接着补充:“直到这一次。”

01 最会“哭”的房企

10月9日,王石在纽约领了个2018“亚洲创新变革者”的奖,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说:“Thank my wife Meme.”

Meme是田朴珺的英文名,她就坐在台下,穿着一身黑色深V连衣裙,坐在她身边的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女儿卡罗琳·肯尼迪。旋即,田朴珺在朋友圈晒出67岁的王石腹肌照,配以一个害羞的表情。

就在王与田罗曼蒂克的一周前,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在秋季例会上却一筹莫展,表情凝重。他的讲话充满了危机感,他说万科要以“活下去”为最终目标,红底白字的大海报遍布整个会场。

几乎是同一时刻,厦门万科打响了楼市降价的第一枪。白鹭郡五折甩卖、对旧业主退款百万的消息传遍全网。随后厦门万科发布声明称近日网上流传的“白鹭郡项目因降价对前期业主退款”的消息并不属实。

万科白鹭郡开盘近一年的时间里,推出了200多套精装住宅,总价在450万元至500万元,但只卖出了不到100套。今年9月,厦门万科选择打折促销,100多套特价房,总价降至278万元至298万元。对此,厦门万科方面表示,不存在原价500万元的房源降至278万元到298万元的情况。这是在去掉精装修、车位及电梯后,即从精装修交房变为毛坯交房,实际降幅在20%至30%之间。

而原先以450万元至500万元购房的业主,厦门万科正在和银行协商变更按揭合同的方案,准备退款。

对于此次白鹭郡事件,厦门当地的一位炒房客告诉AI财经社:“这个盘规模不小,周期略长,开发商需要回笼资金了,而且今年厦门的新盘很多,万科需要抢下第一波客户。”

炒房客的话对应了郁亮的内部讲话,他表示今年万科回款如果不到6300亿,所有的业务都将喊停。但如今十月过去一半,而回款的目标只完成了不到50%。

据年报显示,2017 年年中,万科实现3579.31 亿元预收款项,与年初相比增长了30.32% 。而2018 年中,万科预收款项仅增加了853.83 亿元,与年初相比涨幅仅有20% 。增速垫底,库存积压,回款艰难,万科判断转折的日子已经来临。

同时,包括恒大、碧桂园、泰禾等在内的多家房企开始降价销售,以期资金迅速回笼。其中,恒大推出国内全部楼盘8.9折,而如果全部优惠进行叠加,最低可至7.4折,比今年2月份的8.8折促销力度再次升级。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深入,房企逐渐出现了业绩上涨乏力的现象,从之前一年多的房企普遍上涨,逐渐开始出现了龙头房企上涨速度放缓。包括多家龙头房企,销售业绩都开始出现了逐渐放缓的迹象。

颓势初现,万科另一边却开始了收购土地。10月9日晚间,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北京万科以32.34亿元收购华夏幸福其环北京区域33.93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除此之外,万科还与华夏幸福合作开发其位于涿州、大厂、廊坊和霸州市的10宗土地项目。

从各项数据显示,喊出“活下去”的万科似乎并未真正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万科营收为1059.75亿元,同比增长51.8%;净利为91.24亿元,同比增长24.94%。2018 年1~9 月,碧桂园以1198亿元拿地金额继续位居榜首,万科以1163亿元稳居第二位。按照权益金额计算,万科三季度合计拿地金额接近500亿元,达到458.7亿元,相当于恒大+碧桂园+保利+融创四大龙头房企拿地金额总和。

“活下去,可能是活不下去,也可能是更好地活下去”,地产界知情人士道破此次万科“活下去”的深意。张大伟认为,万科一向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其对外发言一向以悲观为主,和谐为主。因此,在2018年半年报数据创新纪录的时候,万科仍旧选择向外界释放出“活不下去”的信号,以喊疼的形式呼吁利好的政策。

“每一轮楼市调控带来的市场波动中,万科的降价最坚决最有效。”张大伟总结道。每一次市场调整过后,万科都成功地扩大了自己的市场份额,从某种程度上,万科就像一个顶级流量明星,在一次次争议中,成了传说中的“宇宙最大开发商”。

02 降价降成房企老大

“希望万科能够做出反省,继续成为地产行业的榜样。”2008年,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接受某杂志采访时如此说道。

前一年,王石在一个论坛上提及“拐点论”,并称万科不会囤地、捂盘。

彼时,中国商品房住宅市场欣欣向荣,万科当年销售额合计523.6亿元,比三年前翻了5.7倍。时任战略和投资管理部总经理的刘荣先,经过市场调研,交给王石一组数据:“深圳、上海、北京、成都、武汉等大城市都出现了市场开始下行的明显信号。一个多月后的一个会议上,王石在回答一个记者问题时,首次肯定了拐点论的说法。

后来,王石在博客连发八篇文章阐述拐点论核心,在地产界引发震荡。2008年9月,万科首次对开发的房产进行了大幅降价销售的处理。

与此同时,万科和王石却在尽失人心。

首当其冲的是捐款门。2008年汶川地震中,万科员工共捐款200万元,王石被网友质疑为是一毛不拔、毫无社会责任感的吝啬小人。2008年5月,某市召集开发商开会,没有邀请万科当地公司。会议内容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不许降价,远离万科。2008年11月,万科杭州降价促销后,惹怒先期购房者,砸破某售楼处玻璃。而南京市政府物价局也给万科开了一张四千万的罚单,“物价局该管哄抬物价啊,结果它说你降价垄断”,王石几年后回忆起来仍感无奈。

就在万科全国降价售楼的时候,宋卫平则坚持“绿城不降价”。应对降价潮,宋卫平提出增加品质和配套服务的附加值来提升竞争力。宋卫平还称自己不在意宏观调控。正因此,绿城在不断高筑的债务压力下,遭遇危机。在宋卫平看来,在面对行业危机来临的时候,万科并没有与行业以及政府有关部门进行沟通,而是自己快速囤积现金,降价套现,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宋卫平喊话王石做反省。

一切看上去,万科的2008年就像一场劫数,众叛亲离,孤家寡人。然而苦涩背后,这年万科创造了478.7亿元的销售成绩,市场份额同比上升了50%,一举成为中国房地产企业的龙头老大。

时间退回到2004年2月,万科刚好成立20周年,在深圳大鹏镇云海山庄举办季度例会。那次会议的主题是“畅想万科30岁”。时任总经理的郁亮做了此次会议的总结发言,他抛出一个问题:“今天万科的市值已经超过100亿,在未来10年还能保持高速增长吗?”

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人能确定未来。那时距离王石登上珠峰还不到一年,万科的信心空前高涨,又空前憋得慌。

当时的万科财务总监王文金发言,称按照每年30%的复合增长,到2014年时,万科的销售额将达到1000亿。

这个数据显然超出王石的预料,他说:“年轻人,你们不要这么心浮气躁,这是在搞大跃进。”然而千亿销售额还是写入了万科中长期规划之中。

10年后,2014年万科的销售额实现2000亿大关,二倍于当年的预期。

“市场的博弈就是情绪的博弈,而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一旦预期心态崩了,就要互换椅子,重新排位了。”一位行业内人士分析道。他认为,万科在之后2011年和2014年的降价潮中,正是通过这种情绪的博弈,一次次“活下去”。这一次,也不外乎是如此。

03 活下去

前几年,郁亮接受采访时称,万科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任何一种能力能保证万科一劳永逸,高枕无忧。

万科真的没有核心竞争力吗?在外界看来,万科当然是中国最有竞争力的公司之一。

1984年,33岁的王石在深圳建设路1号创办了万科的前身——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1988年,万科完成了股份制改造,王石担任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当时的万科所有资产不过是三个来料加工厂。

1989年,深圳会堂里,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召开了第一届股东例会。在这次会议上,王石被推选为第一任董事长,他拿出五分之四的个人积蓄2万元,购买了万科股票。王石后来在自传中回忆,4100万股股份中,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在500万左右。按照当年市府办公厅下发的股改文件,这部分股票只能有10%允许量化到个人名下,其余归集体持有。

王石

王石因怕招惹杀身之祸,在名利之间选择前者,放弃了他应得的个人股份。

1990年,万科在深交所上市。整个90年代,当其他企业都在搞多元化时,万科做减法,卖掉了很多产业,专注做房地产。

2015年,宝能系通过二级市场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轰轰烈烈的宝能之争就此展开。直到去年6月9日,持续近两年的万科股权之争终于尘埃落定,深圳地铁集团成为万科目前最大的股东,持股比例达29.38%。深圳地铁集团的主营业务是轨道交通运营,实控人为深圳国资委。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深圳地铁集团将和万科在各地展开“轨道+物业”的合作,万科主要负责轨道沿线的物业开发工作。

回到2004年云海山庄那次会议,万科的未来在哪里?《万科逻辑》一书中说,当时在万科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万科需要发展战略。而在半个多月以前的秋季例会上,郁亮将“战略检讨”放在了首位,具体的操作是“收敛”和“聚焦”,以“活下去”为最终目标。

2012年,万科提出行业进入白银时代,从做快周转向做长期运营转型,从重资产转向城市配套服务商,至今已经6 年。2018年6月,郁亮在股东大会上说:“十年后,万科还会是地产公司吗?我想不是了,如果还是,那也是惨淡经营了。”

郁亮表示,万科未来是美好生活的服务商,未来想到万科,就会想到美好的生活,而不是建几栋房子的开发商。

今时今日,万科已经把战略升级为城乡建设和生活服务商,从开发业务衍生到服务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物业服务、租赁住宅服务、物流仓储服务、商业开发与运营。此外,万科还进入冰雪、度假、教育、养老等领域。

在财报上,除了房地产和物业,其他业务被统称为“其他业务”。财报数据显示,房地产业务利润率同比增加2.54%,而物业业务则负增长2.10%,其他业务负增长4%,不容乐观。

是活下去还是更好地活下去?对万科和外界,仍是一个疑问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