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奇·趣事淘宝套现可靠的店家
2018-10-08 01:45

淘宝套现可靠的店家:柬埔寨首相洪森会见张春贤

淘宝套现可靠的店家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如果你在寻找“小而美”的投机机会,澔熹集团也许可以合你胃口。

  了解到,近期,香港一站式服务的车队咭转售商、石油化工产品及相关产品分销商、服务站经营商以及物流及运输服务提供商,澔熹集团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

  澔熹招股显示,公司业务主要涵盖四个方面,其一是转售石油公司发行的车队咭,客户可凭该咭购买石油公司在各网点加油站供应的柴油;其二,于香港分销石油化工产品及相关产品,主要包括柴油、LPG、润滑油及AdBlue(一种柴油车尾气处理液) ;其三,于香港经营若干个由石油公司Z所拥有的服务站;其四,为石油相关公司及非石油客户(如零售商及分销商)提供物流及运输服务,以满足客户供应链的需求。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调查,按2018财年香港车队咭市场的估计总收益计算,澔熹为香港第一大车队咭转售商,市场占有率为23%。同时公司也是香港柴油分销行业的主要行业参与者之一。

  注意到,澔熹虽然为香港第一大车队咭转售商,但该业务只是公司第二大业务。2018财年,公司来自转售转售的收入为6564.4万港元(单位下同),占公司总收入的34.3%。

  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为分销石油及相关产品。照顾时显示,公司销售的石油化工产品及相关产品以柴油为主,此外还有少量LPG、润滑油及AdBlue(一种柴油废气处理液)。2018财年,公司该业务收入为9547.5万港元,占总收入49.9%。

  从澔熹收入结构来看,转售车队咭和分销石油及相关产品取得的收入超过公司收入比重的8成,因此这两大业务的成长性,是公司未来业绩成长前景的主要决定因素。

  了解到,由于车队咭属于支付卡,使用人可凭咭在加油站购买石油产品或相关服务。司机无须使用现金支付,简化了交易过程。使用车队咭进行的交易可定制若干类别燃料(如柴油、汽油、轻柴油等)。在香港,所有四家大型石油公司均向其客户提供车队咭服务。一般而言,使用车队咭无需年费及注册费等任何行政成本。因此,车队咭在香港的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增长前景良好。

  根据Frost & Sullivan的调查,香港车队咭市场由2013年的13亿港元增至2017年的23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4.7%。预计车队咭市场于2022年前将达到47亿港元。

  相较之下,澔熹分销石油及相关产品业务行业成长前景就逊色不少。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资料,香港的石油产品分为八大类,包括航空汽油及煤油、无铅车用汽油、煤油、轻质柴油、重质柴油及石脑油、燃油、润滑油和天然气,其中,燃油、轻质柴油、重质柴油及石脑油、航空汽油及煤油占2017年石油产品市场总额的约87.3%。 其中大部分石油产品的销售量呈低速增长或负增长状态。

  香港当地的柴油消耗量由2013年之13.35亿升逐渐增加至2017年之14.67亿升,复合年增长率为2.4%。预计柴油消耗量将由2018年至2022年以复合年增长率2.7%增长,于2022年达到16.65亿升。

  总的来说,公司未来业务或许不会实现爆发式增长,但有望维持稳健增长态势。

  澔熹披露的过往业绩表现显示,公司2016财年至2018财年,收入分别为1.65亿元、1.76亿元和1.91亿元,保持稳健增长,2019财年前四个月,公司收益约为7380万元,同比增长17.7%。过往三个财政年度,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575.5万元、3260.1万元和3766.2万元。净利率分别达到15.6%、18.6%和19.7%。

  于此同时,公司2016财年至2018财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227.6万元、5096.8万元以及2582.1万元。由于有稳定的现金净流入,加之公司资产负债率长期维持在18%以下,公司流动比率长期保持在5倍以上,显示公司财务风险较小。

  目前来看,澔熹集团可视为一家石化产业链上一家“小而美”的企业,但未来总体成长性如何,还有待观察。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淘宝套现可靠的店家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网联清算平台12日发布数据称,11日全天处理跨机构交易笔数11.7亿笔,交易处理峰值超过9.2万笔/秒。业内人士表示,网联平稳度过了“双十一”大考,非银行支付机构的业务迁移工作也已基本完成,支付体系的效率和安全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网联清算公司战略产品部负责人巢湛介绍,“双十一”创下网联平台交易处理的峰值记录,成功率达到100%,这背后离不开科技支撑和前期筹备。

  “为满足海量交易及峰值处理需求,网联平台系统采用分布式云架构体系,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设立了6个数据中心。前期相关压力测试显示,网联平台的处理峰值能力远超每秒18万笔。”巢湛说。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指出,“双十一”往往是当年网络支付的高峰,屡次创下全球支付峰值记录,给参与方的系统容量、线路带宽等带来极大挑战,也是对参与方科技能力的集中检验。“从今年‘双十一’情况来看,网联平台的处理性能及峰值承载能力得到了市场的验证和认可。”

  在网联清算平台建立以前,我国115家从事网络支付业务的支付机构分别与上百家银行系统直接连接。随着互联网支付业务飞速发展,随之而来的风险隐患也不容忽视。

  对于直连模式所带来的风险,央行日前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梳理指出:多头开立账户,运维成本高;接口标准和安全规范不统一,支付交易信息碎片化严重,且游离于监管之外;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资金挪用、诈骗等风险易发……

  为有效应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的风险隐患,引导行业规范健康发展,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按照市场化方式组织非银行支付机构共同参股出资,成立网联清算有限公司,负责运营网联清算平台。

  也就是说,原来支付机构与银行之间的直连都要中断,二者之间的网络支付业务都要通过全国统一的清算系统——网联清算平台处理。按照央行要求,今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的网络支付业务将全部通过网联平台清算。

  网联清算公司董事会秘书张拴洋介绍,目前已有400余家银行、115家网络支付持牌机构接入网联平台。11月以来,支付机构和商业银行合作开展的支付业务中,已有超过90%通过网联处理,切量工作进展顺利。

  “其实,网联之所以能够承接支付机构全量业务,技术上并非从零开始,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凝结着数十家支付机构和银行的共同心血。”巢湛表示,网联是一家混合所有制公司,除了拥有国企背景股东外,企业63%的股份是由非银支付机构持有,大大激发了企业的市场活力。

  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在支付市场占据绝对份额,而这两家响应监管要求,业务已基本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

  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表示,在网联平台筹建之初,支付宝就派出了专业人员,提供技术和经验支持,并在央行部署下接入网联平台。“为了让消费者在‘双十一’当天有顺畅的购物支付体验,我们和银行、网联平台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目前切量工作已基本完成。”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赵鹞表示,非银支付机构的“断直连”基本顺利完成,这标志着非银行支付风险整治取得了进一步的成效,支付行业向着更加规范、健康、安全的方向发展。

  其实,对于市场参与方而言,统一、集中的清算有利于节约行业和社会成本,提高支付体系乃至整个社会的运行效率。

  “在原先直连模式下,每逢‘双十一’银行能保住支付宝一家的需求就不错了,很多中小支付机构客户的支付体验常不太顺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说,接入网联后,减轻了中小支付机构在银行渠道和系统对接方面的负担,支付机构可以节约更多资源专注于提升用户体验,为行业竞争提供更加公平的环境。

  工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杨雷表示,断开直连通道,通过接入网联进行集中清算,银行可以更好地专注于自身的服务职能,让支付交易更加安全、规范。

  网联清算平台表示,面对即将到来的“双十二”和“春节红包大战”,网联已启动新一轮交易保障工作。“处理交易能力要比市场空间高30%至50%,才能有效满足消费者的支付需求。下一步,我们将根据市场交易量的增长,不断提升和扩容平台系统。”巢湛说。

(文章来源:新华网)